原來 深圳往事——性度



在深圳本款地方,人來人往,似乎每個人都只是匆匆過客,沒有人會在意你做了什麽,你也沒有必要對有些事那麽認真。

那天接到了同學王乃方的電話,他說和她女伴侶按揭了一套二手房,幾天前剛剛住進去,過段時間結婚,周末讓我過去聚聚。

同學的友誼是要維系的,因爲它在這座冷漠的城市里給了你一點難能可貴的家的感覺。

乃方式我的大學同學,他身材高大,爲人直爽,邊幅雖然一般,但喜歡健身,堪稱型男,我們脾氣秉性相投,大學時就是非常要好的同學,同吃同住四年,更難能可貴的是畢業后我們來到了同一個城市,我們非常保護保重這份友誼,雖然住的地方相隔要三四個小時車程,有空的時候經常小聚。

不過幾個月前他找了個女伴侶,他得意的說是個富家美女,我以爲他吹牛,不過這幾個月來我確實沒見過他一面,每次聯系的時候他都說在陪女伴侶。

沒想到這家夥現在財色雙收,老婆房子都有了。

周五下班后我就去了,這是乃方的要求,他說讓我在他家過周末。

晚上七點半的時候終于看見了乃方,幾個月沒見,乃方瘦了,但神采飛揚,顯然近況不錯。這家夥見到我拍拍打打的很是親熱。我故意不說他買房子的事,說你是不是賣身去了,怎麽這麽憔悴。他又是一陣打打鬧鬧。

在去他家的路上他跟我說了買房的事,本來他女伴侶家里出錢付了按揭房的首付,月供她們兩個人交。他故作深沈,說壓力大什麽的,我說他得了划算賣乖,他故作低調很是得意。我問了他女伴侶的事,他說女朋友是網上認識的,比他小一歲,本地人,在附近的一家銀行工作,還不絕吹噓女朋友標緻、善解人意之類自吹自擂的話,我打擊他說是不是你現在這副身板就是她的功勞吧,他嘿嘿傻笑。

乃方家在一片新開發的高檔住宅區內,里面高樓林立,花園遊泳池健身房樣樣俱全,到處是樹木花朵綠化非常好。小區非常大,我跟著他暈暈糊糊的走了很久才到他家。

他家住在24樓,進了門我不禁羨慕,三室一廳的大房子還帶著吧台和書房,里面家用電器一應俱全,說是二手房,但是本來的房主沒住過就轉給她們了。

我終于由衷的向他表達了我的羨慕和祝福,他很高興,倒茶拿水果忙個不絕。這時我才留意到家里就他本身,于是問他你女朋友呢,她說買菜去了就回來。

乃方陪著我參觀了他家的房間,我不絕的啧啧稱贊,這些稱贊都是發自肺腑的,我爲好朋友尋獲老婆買了房子感到高興。

不久門鈴聲響了,我猜可能是女主人回來了,于是緊步隨著去開門的乃方回到客廳。

門開后進來一個白衣飄飄的年輕女子。女人身材高挑,長發披肩,身著長裙,穿著高跟鞋與我的身高相仿,然后就是特別的白,這是我的第一感覺。我顧不得細看連忙起身寒暄你好,女子邊遞給乃方手里拎著的大包小包,邊向我望來微笑著說你好你好,歡迎你到我們家做客之類的話。

這時我才看清她的邊幅,一雙杏眼,眉毛修長,鼻梁高挺,下颚尖尖,大小適中的嘴邊右邊一顆黑痣有些醒目,還有一對整容界流行的瓜子臉,只不過有些黑眼圈讓她顯得有些憔悴。

我們邊說話邊互相打量,我感覺是乃方沒有吹牛,但是也沒有我按照他的描述想象那麽標緻,不過還好,與乃方相配綽綽有余。

我看她的時候她有些不好意思,乃方問她買了什麽,她有些掩飾尴尬的轉向乃方回應者,然后和乃方走進廚房。我聽到洗手的聲音,接著她笑著回到客廳,邊走向我邊說乃方經常說起你,你是他最好的朋友,終于參觀你了,以后你要常來。

她給我的茶杯續水,我半起身拿起水杯配合著,此時乃方仍然在廚房,我這個人在陌生人面前有點呐言,不知道說什麽好,只是一味的說謝謝並盼望乃方快點過來。接水的時候余光看到了她的小腿,一雙筆直瘦削的長腿白的沒有血色,皮膚細膩光滑,光線下更顯柔嫩。我不禁怔了一下,但轉念反省這是不禮貌的,于是趕緊回過神來繼續說謝謝。邊說邊想,不知道女主人是不是驚見了我的不敬,我不禁有些不好意思。

還好乃方過來了。他說你在這里隨便,有電視和電腦,書房里還有很多書,你是愛看書的,也可以去那里看看,我和小惠去做飯可不陪你了。我說忙你的去吧,別管我。這時我才知道她叫小惠,粗心的乃方一直沒有告訴我她的名字。

我在客廳里轉了轉,向外看去,天已經徹底黑了,外面燈火通明,從窗戶看下去有燈光圍繞的噴水水池,林蔭道上散步的人緩慢走過,一副富足安詳的圖畫。我不禁又感歎起來,有羨慕,也有些自慚形穢。

我走進書房,里面的書架上整齊的放滿了書,我猜想,除了書架下面那些大學時期的課本是乃方的,估計其他的都是小惠的,乃方一貫是不喜歡讀書的,我不禁一笑。

隨手抽出幾本說翻了翻,索然又放了回去。擡手間發現書架旁邊的櫃子里露出一條粉紅色的電線,估計是電器的電源線沒有放好,我便打開櫃門準備把線扔進去。可是當我打開櫃門時,里面的東西讓我有些不測,東西不多,一個粉紅色的比拇指略大的棒棒,電源線就是它上面的,還有一個黑色的大棒。一看我就知道,小的是電動跳蚤,大的是塑料陽具。乃方有這些東西我不奇怪,他這家夥非常色,大二的時候他曾經搬出宿舍和他的初戀學妹同居,一個月后他失戀了,搬回來的時候判若兩人,形銷骨立瘦骨嶙峋,就跟他現在這個模樣差不多。阿誰時候我們都以爲他是多情種子經受不了失戀的打擊,可畢業工作后有一次他不小心說了實話,本來是和那學妹做那事累的。當時我浮想聯翩說是不是學妹沒滿足所以把你甩了,他聽到后反應激烈,差點要和我斷交,我一通賠禮報歉才了事。

乃方是色心依舊,我不禁壞笑。不過馬上想到了這些東西其實是用在了小惠身上,頓時有點心潮澎湃,平定思緒趕緊把電源線放進去關上櫃門又回到了客廳。

晚餐非常豐富,但是酒才是重點。小惠此時已經換了衣服,上身綠色無袖T恤,下身白色緊身短褲,裸露的雪白胳膊大腿讓我不敢目視。開始的時候我們三人吃飯聊天,說的都是畢業后的境況和對社會的感悟,后來乃方有些醉了,聊天轉向了大學時代,差不多忘干淨的事此時在酒精的作用下都浮現腦海並被他添油加醋的說了出來,小惠早已經吃完飯了,但還是很禮貌的陪著我們聽我們吹牛,后來因爲插不上話就離開了。

乃方本來酒量很小,畢業散夥飯的時候他拼了老命喝了五瓶啤酒,結果口吐白沫的被我們擡回宿舍。我酒量一般,但跟乃方比可就是酒神了。今天我們喝的是紅酒,平時我不大喜歡喝這個,因爲感覺象飲料,不過今天有小惠在,我不好有什麽異議。

在我們喝完一瓶干紅后,談興正濃的乃方舌頭有些大了,我說今天到這吧,他不干,他這人喜歡吹牛,尤其是喝酒的時候,而我顯然是最好的傾聽者。

轉眼間乃方轉身搖晃著從吧台里拎出一瓶白酒,說喝這個。我一看便不假思索脫口而出,你行麽,白酒啊?很快我就爲說這句話后悔。要知道喝醉的人最怕他人說他不克不及喝,你越說他不克不及喝他越喝,越喝還越醉。顯然乃方就處在這個狀態。我有些無奈,乃方已經自顧自的開瓶倒酒,我知道今天是逃不過了。

此時下身有些脹,在尿意和酒精的刺激下肉棍居然挺了起來,我得去洗手間了。起身的時候我才意識到紅酒也是酒,身體居然有些晃動。還好並無大礙,意識是很清醒的。走進洗手間時尿意更急了,里面的燈亮著,我進去后頭也不擡的解開褲子便掏出了大肉棒。

釋放的如此歡快,我舒服的長籲一口氣。

突然旁邊一聲響動,轉臉一看,嚇得我醉意皆無魂飛魄散,我看到了小惠就站在淋浴頭下面。

此時小惠正呆立著,衣服並沒有脫掉,看來是正準備洗澡。她手里拿著浴巾,正杏眼圓睜,目不轉睛的盯著我的肉棍。在意識到我發現她時,她啊一聲拿起浴巾掩住了雙眼,然后猛的背過身去。此時我叫苦不叠,這種事怎麽發生在我身上,出醜出大了。

我急忙把肉棍塞了回去,逃跑般離開衛生間。

乃方正眯縫著已經遊離的眼睛等我呢,看來她聽到了小惠的叫聲,大著舌頭問怎麽了,我說不知道。乃方大聲叫小惠,小惠出來了。此時我又羞又怕,生怕小惠把剛才那一幕說出來。

還好,滿臉通紅的小惠說,廚房里有大蟑螂,嚇死我了。乃方聽了說怕什麽怕,不就是小強麽,看我幫你弄死他,在哪里,帶我去。說著便要站起來,可是他已經醉了,剛搖搖擺擺站起來,又一個趔趄坐了回去。我紅著臉用感激的眼神望著小惠一眼,然后對乃方說,我去弄,你先坐著。便站起身來。

此時我不知道該怎麽辦,真的去打蟑螂麽,那蟑螂不就是我該死的胯下之物麽。可此時也只能硬著頭皮演下去了。

沒想到小惠居然對我一笑,說,那你過來,不知道跑了沒有,說著轉身走向廚房。我只好跟著她進了廚房。

我不知道該怎麽辦,低著頭紅著臉,最后厚著臉皮索性得了健忘症,悶聲問小惠,蟑螂在那里?

小惠紅著臉回過身對我一笑沒,大著聲音說就在那里,說著走向水池旁邊。我忐忑的看著她。

廚房比較大,小惠走過去的時候我有足夠的空間看清她的身形。她兩腿纖細,短褲下能看見的大腿根潔白無暇,肉肉的卻和乃方最健壯時的胳膊差不多粗細,小腿肌肉線條流暢,隨著走動張弛有度。這簡直就是兩根白玉雕琢的纖纖玉柱,看著玉腿緩步,我此時才意識到平時只把注意力集中女性胸部的是多麽的狹隘和無知,本來女人的雙腿也可以讓人神魂顛倒。

這一新發現頓時讓我忘記了所處環境,剛剛出醜的下體又無可救藥的膨脹起來,而看到的玉腿支撐的圓潤臀部更是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小惠當然不會知道我在想什麽,只見她彎下腰來,裝模作樣的看來看去,而撅起的屁股讓玉腿顯得更加修長。我口干舌燥,干咽了一下,我聽到本身顫抖的聲音,找到了麽?小惠伏身微喘著說,沒有。

我看到了小惠扎起長發后裸露的耳根,火紅的顔色在白色皮膚的映襯下顯得有些鮮豔。我有些醒悟,莫非…

我不敢多想,此情此景,我還是先走爲妙。我轉身說,那改天讓乃方幫你打吧,不怕的。便欲脫身。

沒想到小惠象怕我走了相同急忙站起身語音急促的說等等,我定身看她,她簡直就是跑了過來,經過我便把廚房的門給關上了。我不知所措看著她關完門后慢慢的轉過身來。她平視往著我的胸部,臉上紅的鮮血欲滴,表情複雜,嘴角的黑痣顯得那麽暧昧。

我徹底醒悟了,剛要動手,但突然想起了乃方,壓低聲音顫抖的說,乃方在等我呢!她也回過神來似的,轉身拉開門便出去了,半晌返回,拉著我的手走向客廳。

我魂飛魄散,心想,這婆娘要干什麽,難道想害死我麽?正想著已經出了廚房,兩步后一轉,乃方出現在我的視野里。我長舒一口氣,乃方已經趴在桌子上了,頭部枕著左手,右手還拿著酒杯。

我明白了,隨著小惠又返回廚房。門都沒關,一進去,我立刻與小惠緊緊相擁,一只手摟住她,另一只手揉搓她的臀部。當我從后面伸進短褲的時候小惠顯得期待而緊張,她雙眼緊閉,呼吸急促,等待我的動作。

她的渾圓小屁股滑不留手,豐滿而富有彈性。兩瓣屁股被捏著抓著,滑滑的感覺讓我心曠神怡。只可惜短褲束縛了我的動作,我見此地不克不及盡興,轉而攻擊兩瓣屁股的中間地帶。我用指頭在肉縫間輕輕滑動,指尖滑過她有褶皺的菊花,輕啓她正待開啓的肉縫,指頭輕輕一探,淫水已然泛濫。

此刻小惠身體一縮,抱的我更加緊了。我簡直有點呼吸困難,正欲掙扎,小惠突然松開我,一只手鑽進我的裆下。大棍子雖早已在此等候,可是還是有些不測的漲了一下。

小惠的小手緊緊握著肉棍,我倒吸涼氣立刻清醒,馬上意識到時間急迫不克不及耽擱,得趕快開始並結束這場遭遇戰。

我從小惠內褲中抽出正沐浴在溫柔鄉的手,兩手並用褪下褲子,褲子並沒有脫下,只是滑落在腳上。大肉棍已表露無遺。

此時小惠已經不是和肉棒初次相見,但她還是嘴唇微張呆了一下。我不管她的反應,一把將她推向牆邊,使她背身對我。她彎腰扶牆,兩腿微分,像極了正待接受警察搜身的嫌疑犯。

而我就是荷槍實彈的威風警察,準備狠狠教訓她這個自投羅網的尤物。

我半蹲著,兩只手撫摸剛才讓我深有感觸的玉腿,玉腿就像想象般的滑膩,通過指尖傳來的細膩感覺讓我渾身發麻。

我兩只手箍住大腿根部,手指會合。居然只有這麽細,這讓我有些吃驚,不自覺的贊歎道,真是性感尤物。

時間緊迫,容不得我再有多余動作。我直奔主題,有些粗魯的拽下了她的短褲,沒想到用力太大,居然將內褲也一起脫了下來。

短褲和內褲就被褪到腿彎處。

我退后少許,只見她此時她小腿呈八字形,腳有些吃力的向外撇著,而腿彎上部的兩根雪白大腿則被內褲束縛的緊摒.兩個玉柱與雪白屁股銜接處緊緊夾著一團囊肉包,肉包飽滿肥大,向外突出,切面似乎高過了已經最大限度翹起的屁股,包呈棕色,在雪白大腿的襯托下有些醜陋。肉包表面豎條的褶皺讓肉囊顯得那麽飽滿,上面雜亂的長著稀疏的絨毛,包子中間一條肉粉,隱約可見里面的粉紅色果實,而從縫里滲出的露珠分外晶瑩。

這是一片聖潔與汙穢並存的地帶,強烈反差激起原始的獸性。

我有點失去理智了,只能瘋狂的開始了本能反應。

我一只手擡起肉棍,,對準棕色肉包的中間猛的插了進去。突起的肉包讓我的肉棍沒有屁股的阻礙完全沒入。

肉囊的主人發出一聲克制的浪叫,然后猛的擡起頭,之后又無力的垂了下去。

我已經魂飛魄散了,下體溫度立刻上升,感覺像進入了一個狹長的火爐,被里面燙的一脹,差點鳴槍走火。

肉棍深藏其中不敢立刻有所動作。好一會,我有點適應了,才慢慢開始抽插。肉棍全部被拔出,然后重新再進入,拔出,進入,如此反複。

下面撲哧撲哧,上面啊恩啊恩,我和小惠渾然不知深處何地,無所顧忌的象動物般交媾。

終于,小惠站不住了,短褲和內褲一直箍在腿彎,受到攻擊的她已經支撐不住了。我不克不及因此放過已經倒在地上的她,徹底青光短褲,扛起她的玉腿。

面前的花兒不再是剛才的含苞待放,一場風雨過后已是燦爛綻放。

看著小縫已經變成小洞我毫不憐惜,拎起肉棍又是一陣猛搗。玉腿在我的肩上上下搖動,肉棍在肉洞里外抽插,小惠終于身子一挺,沒了聲息。我不顧小惠死活,依然劇烈運動著。不知過來的多久,終于,我射了,一股股液體被注射到小惠體內。我身體一松,也躺了下去。

欲火已經熄滅,我恢複了理智。我開始后悔做了這件事,我對不起好朋友,對不起他對我的信任。可是現在又能怎麽辦呢。

離開廚房時看見了小惠嘴角的黑痣,我突然覺得問心無愧。“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乃方還死豬般的伏在那里酣睡,我坐回座位,拿起酒瓶猛喝幾口。然后在沙發上躺下,隨后就什麽都不知道了。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頭痛欲裂,顧不得疼痛,趕緊觀察周圍。

我還躺在沙發上,只不過上面蓋了一條毛毯。餐桌已經被收起,地板上還殘留一些水漬,顯然是剛被拖過。接著看到小惠從衛生間里出來,穿著黑色運動款長衣長褲,手里拿著拖布,看到我正在看著她,臉一紅,隨后轉身走進臥室。

我起身走到臥室門口,小惠在拖地,而乃方躺在床上,身體擺著大字型一動不動,顯然他還沒醒過來。我看著乃方說,告訴他我先走了。話是給小惠聽的。

她沒擡頭,聲音有些緊張的說,你還是等他醒了再走吧!然后再沒說話。我想也是,這麽走不免不免有些突兀。看樣子小惠沒有什麽異常反應,我按捺些許忐忑。點了點頭。

我走進了書房,坐在那里看書。不一會小惠進來了,端著盤子,里面盛著面包和牛奶,說,吃早餐吧。沒等我反應,放下盤子便往外走,我只好憋回剛要出口的“謝謝”。

突然發現了已經轉身的小惠有些奇怪。她一身黑衣,頭發扎起,雪白的脖子與衣服顔色黑白分明。這些沒有什麽讓人奇怪的是她的褲子。

她的褲子似乎破了,臀部中間一抹雪白透過褲子清晰映入我的眼簾。我急忙道,小惠,你的褲子。她回過頭說,怎麽了,臉色更加紅豔。我說,破了,褲子。並用手大概指了本身的臀部。

她走了回來,背對著我回過頭說,哪里?你指給我看。我立刻明白了,而下體早已先知先覺的硬了。

一不做二不休,我沖上去一把按住小惠,她正身伏在寫字台上,屁股翹了起來。

情況已然明了,褲子的洞已經告訴我她里面沒穿任何東西,看來她早有預謀。

此時的書房門開著,而乃方所在的臥室門也開著,可我不管那麽多,拔出凶器對著褲洞猛的捅了進去。

肉棍盲擊正中花心,別樣的刺激接踵而至。

性感無比的褲洞,淫蕩無比投懷送抱的小惠,讓人欲仙欲死的下體沖擊。一切抵不過高潮,悶聲中又射了。

匍匐在小惠背上半晌,我穿上褲子,若無其事吃早餐。小惠保持本來的姿勢趴了一會便頭也不擡的走了。

乃方中午的時候醒來了,他非常不好意思的說不好意思喝的太多了。我說太正常了,你也就這酒量,清醒的他沒有辯駁,連聲稱是。我說我要走,乃方不同意,他說讓你過來就是過周末的,你看你只在我這里住了一宿就瘦了一圈,被同學知道了我還有臉活麽!我無語,只好順從他。

已經換裝的小惠吃的笑了一聲,聲音對我來說有些刺耳。

吃完午飯后我和乃方在附近轉悠,這乃方不絕的和我說著話,我含糊應對,腦中想著昨天發生的事,看著身邊的乃方,恍如南柯一夢。

回去的路上,乃方iPhone響了,領導需要他加班,他點頭稱是。打完電話,他一臉苦相,說命苦啊!我怕怕他的肩膀表示理解。他說他盡快趕回,不會超過六點,然后又打電話告知小惠,並叮囑小惠不可慢待了我。看著他打電話那副認真勁,我一陣苦笑。

我本身回來了。剛敲了一下門,門就開了。我說,我得走了,乃方很辛苦。這句話聽起來不知所云,但我想小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是到此爲止,不能再對不起乃方了。

沒想到小惠一笑,歎了口氣說,乃方是辛苦,可是每次回來他都筋疲力盡,在床上和死豬似的,他不理我,難道我不辛苦麽?

我明白了,怪不得書房里有那些東西。不過我終于看清了小惠的面目,她絕非乃方心中的賢妻良母。

從二十四樓房間從窗戶向外遠眺讓人心曠神怡。而我又多了一種飄飄欲仙如登仙境的感覺。此時我面前跪著一絲不挂的小惠,我看清了不曾謀面的小惠的乳房,小而堅挺,不是我喜歡那種波瀾洶湧的類型。

小惠此時嘴唇蠕動,嘴里叼著一根肉棒,不絕變換角度的舔舐,那肉棒的主人自然是我。

小惠邊吃邊吃邊說,真好吃,有點奶油的味道。我啞然失笑。她接著說,就叫大奶棒吧,我被她添得倒吸涼氣,抽空說好吧。

看著她不知羞恥的樣子,感受她熟練的吹箫本事,我愈發覺得小惠不是良家,不禁替乃方氣憤。

她雙手握著棒子做活塞運,嘴中還喋喋不休:可真大啊,不過就是太粗暴了點,一點都不憐香惜玉。說完還做生氣狀。

我一陣好笑。轉念,替乃方出氣的念頭油然而生。

我示意要插她的嘴,小惠主動迎合,肉棍只入一半,但這是小惠能接納的最大限度了。

我邪念已起,雙手固定住她的頭然后屁股猛然一挺,肉棍另一半也進入了小惠嘴中。

小惠滿臉通紅,想吐出肉棍,可是頭已經被我掌控了。

她的喉嚨在蠕動,想要嘔吐,但肉棒在喉寸步不讓,她只能發出嗷嗷的悶聲。我毫不理會,盡量享受著喉嚨蠕動賜予龜頭的別樣快感。

小惠的臉愈發的紅,似乎要窒息了。我見狀拔出,她大口喘氣,只喘了幾口,我又猛的捅了進去,十幾秒后眼見小惠不支,才又拔了出來。

如此反複,小惠似乎適應了,並很配合的學習這個全新的蕭法。

我有些不解氣,突然我改變節奏,頻率加快,象插她下體般對她的嘴做起了棍棍入底的活塞運動。

小惠有些懵了,她杏眼圓睜,目光板滯,,連反抗的動作都忘記做了。

我威猛的插著小惠的口腔。直到有了要射感覺才停止運動。

我一松手,小惠便一頭栽倒。她大口喘氣,眼中含淚,還不停的干嘔,可什麽也沒吐出來。還好,一會她就恢複了,她用手背擦完嘴巴后的第一句話讓我崩潰,“真爽”。

這就是小惠在嘴巴被大棍伺候后的感受。我被激怒了,而胯下的大棍也怒不可遏。我一腳踢翻淫蕩的有些離譜的小惠,命令她像母狗相同翹起屁股。

小惠順從的趴在地上翹起扭動的騷臀。肉洞隨著屁股的搖擺在搬弄我,嘴中還嗯嗯浪叫,她的聲音已經沙啞,我知道那是拜大棍所賜。

獰笑一聲,我說,你怎麽這麽騷啊!小惠肉臀扭動的更加放肆算是回答。

我掃了一眼她的萬惡之地,突然有了新的念頭。念到棍到,一俯身便沖了下去。

一聲慘叫,不要,小惠聲嘶力竭的聲音讓我都有點毛骨悚然,不過下體卻沒有停止,硬生生還是又鑽進寸許。

此時騷穴中空無一物,上方的菊花門卻迎來了不速之客。

肉棍進去的有些勉強,沒有淫液的潤滑作用讓肉棍被摩擦的生疼,雖然有感覺,但還是不及進入陰門時的那種歡暢淋漓。可我要的就是這種效果,看著已經痛的身體扭曲的小惠,我有了巨大的成就感。這種成就感加上龜頭傳遞過來的被肉體緊緊包裹的感覺讓我精神一震。

我停在那里觀賞,肉棍已經沒入菊花,菊花褶皺變形的向外怒放開來。

我喘著粗氣,伏在了小惠身上,雙手揉捏她的小乳,乳房有些松弛,沒有她這個年齡應該有的飽滿和彈性,這讓我有些疑惑,但轉念我便明白。

我用力抓著小惠的乳房,嘴靠近她的耳邊問道,騷貨,除了我和乃方,你還有多少男人。小惠已經緩過神來,她面部扭曲,巨大的痛苦讓她只是小聲啜泣。見她沒有理我,我臀部一聳,肉棍在菊花里晃了一下。小惠又一聲啊叫,哭聲更明顯了。我用威脅的口吻在她耳邊又道,說不說,不說有你好看的。小惠頭低的更低了,沈默半晌用顫抖的聲音虛弱的說,大概三五個吧!我馬上察覺這不是實話,暴怒起身迅疾拔出肉棍然后猛的又是一戳。小惠又是大叫,但奇怪的是聲音居然還夾雜著似乎很舒服的噢噢聲。我覺得她不知悔改,便忍著生澀摩擦帶來的一點痛楚又是幾個動作。小惠的聲音卻徹底變爲叫春時的浪叫,此時我才發覺上當了。

本來以爲她會很痛苦,沒想到她正樂在其中。

我立刻停止了運動。小惠正舒服著,沒想到我停止了,那聲迎合沖擊的叫聲也半途被收了回去。我的肉棍軀干已經出來,龜頭還停留在菊門里。就這麽僵持著。

正當我猶豫不決時,小惠突然發出了聲音,“大概十幾個吧。”這句話如同火上澆油,徹底燃燒的獸欲與爲乃方的不平讓我火冒三丈,我拔出肉棍,準備發動獸欲施虐與爲乃方複仇的沖擊。沒想到小惠卻回身過來,討好般謙卑著不寒而慄的說,有點疼,我幫你弄一下,說著一口吞進了大肉棍。肉棍在小惠口中被舌頭上下翻飛的舔舐著,弄得我倒吸涼氣。半晌小惠吐出了肉棍,把肉棍托在嘴下,然后向肉棍的不同部位吐了幾口口水。

肉棍已挂滿了小惠的口水,如同落湯雞般有些落魄,但青筋跳動的血管昭示它如同忍辱暗藏的猛獸,隨時將給敵人致命一擊。

我粗暴的推倒小惠,小惠躺下后立刻翻身跪立,肉臀高翹,我橫刀立馬,,奮力一擊。隨著一聲悶吼,肉棍這次如靈蛇般擠進了菊門,里面溫暖緊逼,沒有騷穴里的怪石林立般的小顆粒,卻平滑如絲綢般溫柔細膩。

另類的快感沖擊著我,我樂此不疲快樂馳騁著,口中不停,”那些男人都是什麽人,快說。

小惠快樂的嗯啊著,淫聲浪語的回答,“都是我的男朋友”,我不信,看著胯下出生入死的大棍往來于龍潭虎穴,追問道,你有幾個男朋友,小惠脫口而出說“三個”,我一怔,立刻發現答案有出入,肉棍更加猛烈的捅向菊門,大聲斥責,“十多個男人日過你,三個是男朋友,那其他人是誰?”

小惠這時才發覺謊話已經敗事,但菊門里的肉棍已容不得她再有半點思考的時間,她嗚咽著口中斷斷續續的說,“有表哥,還有在高中和大學里的幾個男朋友,畢業后是我的幾個同事和網友”。

我徹底崩潰了,我想或許最淫蕩的妓女也不過如此吧,我更加爲乃方不平,又是一陣竭盡全力的猛插

我出離憤怒,在發動完全是爲了乃方複仇的攻擊前,我替乃方問了一個問題,我問,和乃方在一起后還亂搞過沒有,她已經哭得有些上氣不接下氣,回答道,沒有了,我們部門經理已經調走了,我在這之后才認識了乃方,我以后不會那樣了,原諒我吧,最后一次了。

停頓半晌,突然一聲浪叫,肏死我吧!

我聽到了致命的沖鋒號角,大肉棍歇斯底里的發動了最后的致命攻擊。大肉棍上下翻飛狠插猛刺,完全不顧潤滑的液體已經干涸。小惠的菊門已經腫成一團紅色的肉包,而我失去理智全然不顧了,索性閉著眼只是一味發羊角風般劇烈扭動身體。

小惠已經發出了哀求的聲音,“不要啊,痛死了。”此時她連哭泣的聲音都沒有了,只能忍受樂極生悲的災難.

漫長的奔走風塵翻山越嶺之后我已經和快樂頂峰無限接近,大肉棍越聳越快如同飛行中蒼蠅的翅膀,終于,胯下的欲望之火隨著洪水噴射出來。我在享受著抵達頂峰的快感時,聽到了小惠最后的哀號,“乃方,救救我啊”。隨后一切都平息了。

乃方回來的時候是六點多,我正在上網,乃方說你怎麽不好好休息,是不是遇上吸血鬼了。我知道是玩笑話,可心里知道我確實遇到鬼了,不過不是吸血鬼,而是吸精鬼。我注意著乃方看見小惠后的反應,屋子里傳來竊竊私語,卻異常清晰的傳入我的耳朵。小惠沙啞著說她來事了,很倒黴的還著涼感冒了。乃方很心疼的說怎麽這麽不小心,晚飯我來做你好好休息。

享用了乃方不算精湛的廚藝后,我不顧乃方的勸說執意要走。乃方最后有些無奈的放行了。

踏著月光走在路上,我希望小惠經過這次教訓能愛護保重乃方,祝願他們能幸福。

幾個星期后我又接到了乃方的電話,說他們已經登記結婚了,就要辦喜酒,必然我要參加。我們那次聊了很久,他說他現在很幸福,小惠對他比以前更加體貼入微。他說他太幸福了。我內心一陣欣慰。









推薦商品: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